炮兵六团一营三连的2炮长梁学成眼看英舰驶离下令开火李治

/ / 2015-10-25
中等身材,眉黑肤白,眼睛和善,嘴角常常挂着微笑,说起话来慢条斯理,这是开国中将王近山给人的第一印象。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儒雅的人,却有一个与他外表极不相称的外号――王疯子。这是因为,每次打仗时,王近山都拼命往前冲,哪里最危险就有他的影子...

  中等身材,眉黑肤白,眼睛和善,嘴角常常挂着微笑,说起话来慢条斯理,这是开国中将王近山给人的第一印象。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儒雅的人,却有一个与他外表极不相称的外号――王疯子。这是因为,每次打仗时,王近山都拼命往前冲,哪里最危险就有他的影子。后来,上级专门派七八个警卫战士紧紧地跟着他。打仗了,为了防止王近山再往枪声最密的地方冲,几个人索性一起压在在他身上,让其动弹不得。每当这个时候,王近山总是气得又急又火,又踢又咬,就跟疯了一样。

  接到任务后,六纵由鲁南迅速北上。王必成命令部队昼夜行军,白天遇到敌人飞机,全军不闪不避,所有战士都对天放枪。敌机从未见过如此不要命的部队,竟然不敢低飞扫射。这就样,六纵48小时内奔袭240华里,准时到达,准时攻击。战斗打响之后,王必成用一个师迅速袭占垛庄,切断张灵甫的退路;另两个师阻断了第整编八十三师和整编二十五师对七十四师的增援。5月16日上午,华野各纵向孟良崮发起最后总攻,战斗达到白热化程度。王必成毅然决定:将开战后一直养精蓄锐的特务团投入战斗。让他们像刺刀一样刺进去!猛虎一样扑上去!憋足了劲的特务团,一杀出去就连夺三个高地,直扑张灵甫的指挥所,最后将张灵甫击毙。

  当皮定均代表中原军区第一旅接受掩护全军突围的命令后,许多老战友都为其捏了一把汗。因为,这确是个异常艰巨的任务。

  1949年4月下旬,解放军百万大军已经做好战斗准备,一门门大炮直指长江南岸,等待着总攻时刻的到来。眼见大战在即,美、法等国都知趣地将自己军舰撤出长江。唯有英国军舰倚仗着昔日海洋霸主的地位,仍然在长江航道上耀武扬威。面对来自解放军要求其撤离的最后通牒,英方不以为然,甚至扬言我偏要在最后通牒这一天上行,看中共能把我怎么样!

  大约十几天后,延安从日本广播中获知阿部规秀在黄土岭战斗中被击毙的消息,、朱德立即向晋察冀军区发来贺电,蒋介石闻知此事也异常高兴,并给延安八路军总部发去了贺电。阿部规秀成为自抗战爆发以来八路军击毙的日军最高级别将领。对此日军极为懊丧,发出了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的哀叹。

  发生在1946年底的两次涟水保卫战,华野六纵司令员王必成虽然与对手整编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打了个1:1,但毕竟把涟水城丢了。事后,六纵受到了上级的批判,就连王必成也受到了留职检查的处分。对于这个处理意见,王必成只说了一句话日后打七十四师,绝对不要忘了我王必成!

  1932年11月中旬,红四方面军在西征途中被敌人重兵包围在鄂豫两省交界的漫川关下。这里地形险峻,前后左右又都发现敌情。军情十万火急,总指挥决定集中兵力从敌人布防的薄弱环节--北山垭口打开一条通道突围出去。为全军打开突破口的重担落在了红三十四团团长的肩上。为此。下了死命令: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夺取垭口!则斩钉截铁地表示:三十四团只要拼不光,就一定为全军杀出一条血路!12日入夜,红三十四团在兄弟部队的配合下攻北山垭口猛。然而,由于地形过于狭窄,红军只有一条路可走,敌火力又十分集中地封锁在山脊线上。红军一个梯队冲上山脊,被敌火力压下来,又一个梯队冲上去,又被压了下来。关键时刻,挥舞着大刀,带人冲上了垭口左侧高地。他边指挥战斗,边大声说道:一定要坚决守住这个垭口,不然全军就被堵住了。不甘心失败敌人仗着人多势众,整连、整营地向山上轮番进攻,企图夺回北山垭口。带领大家用刺刀、大刀、手榴弹同敌人搏斗。从早晨一直打到下午,敌军在三十四团阵地钱遗尸数百,却始终未能前进一步……

  因为从军前当过铁匠,梁兴初被称为打铁将军。人高马大的他从来就是不惧生死的虎将。当兵之初就以敢于白刃对敌闻名,曾经有九次负伤经历,向来以敢打硬仗、恶仗著称。到赴朝作战之前,打铁的梁兴初就已经是四野主力军的军长了。

1
陈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