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一个夹在司马光和王安石之间的伟大词人欧阳修

/ / 2015-10-25
苏东坡让人感叹的是他在一生颠沛流离一生困顿窘迫之中,依然保持着对世间万物的热爱,保持着自己最大的乐观。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历经一切仍然热爱生活,很显然,苏东坡就是这样的英雄。而在之后的一千多年里,苏轼被人们记住,被人们尊崇敬仰,...

  苏东坡让人感叹的是他在一生颠沛流离一生困顿窘迫之中,依然保持着对世间万物的热爱,保持着自己最大的乐观。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历经一切仍然热爱生活,很显然,苏东坡就是这样的英雄。而在之后的一千多年里,苏轼被人们记住,被人们尊崇敬仰,是以他的文学成就,是凭他的有趣的灵魂,是因为他那带有英雄主义色彩的一生,而政客苏轼,早已经随着故去的大宋王朝湮灭在滔滔历史的长河之中。

  司马光也曾是个正直君子,他在未上位之前曾主张执政者应当善听广谏,容纳各家之言,结果倒是他自己坐到权力的宝座上,却是十足的一言独夫,苏轼为之吐槽司马光是个知行不一的人。苏轼这个耿直的文人,不仅吐槽当朝的宰相,并且以保守派成员的身份站出来反对司马光将新法尽数废除,反对保守派对变法派的政治迫害,但是这个时候的司马光已经不是历史学家司马光了,他已经变成了比王安石还要偏执的政客司马光。最后的结果就是苏轼得罪新党被贬出京。苏轼作为一个政客,夹在王安石和司马光之间两边受排挤,这样的政客是不成熟的,他只知道耿直务实,却不精于政治手段,自然不能和那些人精相比。但是苏轼被贬之后的日子里,作为一个词人,一个文学家,却又是伟大的。林语堂先生曾在《苏东坡传》中写道:苏东坡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一个百姓的朋友、一个大文豪、大书法家、创新的画家、造酒试验家、一个工程师、一个憎恨清教徒主义的人、一位瑜伽修行者佛教徒、巨儒政治家、一个皇帝的秘书、酒仙、厚道的法官、一位在政治上专唱反调的人。一个月夜徘徊者、一个诗人、一个小丑。苏轼在政治上春风得意之时,他只是苏轼,直到后来他经历了那些挫折、那些痛苦,他却依然保持着他那颗炽热的心的时候,他才成为苏东坡。

  北宋是一个独特的朝代,它承受着汉族历史上最大的屈辱:靖康之难自己个儿的皇帝和太上皇以及一干宗室都被北边儿的蛮夷们掳了去;但是它同时又接受着中华民族文学史上最高等级的赞誉:宋词成为与唐诗并肩的明星,前有李白斗酒诗百篇,后有东坡大江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资治通鉴》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编年体史书,文学之盛若此。

  苏轼这个人,总而言之就是很强。文为唐宋八大家,前后《赤壁赋》,《超然台记》,《答谢师明书》等文章传世。字有天下第三行书的《寒食帖》,北宋四家。诗在元佑诗坛,宋诗上也是最顶尖的人物。就是小学生也知道题西林壁和春江晚景。词更是新天下耳目,使词的美学品位真正能与诗并驾齐驱。而且豪放婉约信手拈来,《洞仙歌》、《永遇乐》几首婉约词极见功力。画上明确地提出了“士人画”的概念,发展奠定文人画,也是一派祖师爷。教学生有苏门四学士这种留名史书的学生。随便做个菜,都有东坡肉。最强的是没事还写写医书,《苏沈良方》方剂学价值不低。但是这些只是苏轼成就上的伟大,在我看来,苏轼真正伟大的不是他一身盛名,而是他有趣的灵魂。

  我们在评价一个人的时候往往只关注他的成就,而忽视了他的品德。抛开成就来谈,司马光是一个君子,也是一个小人,他因为偏执而对昔日的朋友进行政治迫害的时候他的私德便有亏了。相比之下,王安石的偏执更透着一股永不妥协的决然,还要令人生出一些敬畏的心来。至于苏轼,则是随遇而安的淡然,让人除了敬佩以外还有一些心驰神往。

  苏轼一生除了成就极高以外,于品德也是极令人钦佩。与苏轼同时代为官的司马光和王安石,两个人就因为政见不同而逐渐走向党争,最后王安石老年发狂而死,司马光上位清洗变法党,政治手段开始卑劣,两人都在政治斗争中走向极端。而苏轼在同一时期也参加了两人的政治斗争。在神宗一朝时,王安石主张变法而得势,司马光、苏轼为首的传统文人反对。而后双方形成党派,以王安石为首的变法派,以司马光、苏轼为首的保守党派,开始党争。后来神宗驾崩,哲宗继位,王安石罢相,司马光执政、苏轼也开始一生中的政治巅峰。王安石这个人,偏执但讲理,他执政期间

1
陈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