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六十年九月初三乾隆帝宣示十五阿哥永琰为皇太子孝仪纯皇后

/ / 2015-10-25
孝仪纯皇后(1727年10月23日-1775年2月28日),魏佳氏,嘉庆帝生母,内管领、追封三等承恩公魏清泰之女。 乾隆二十五年十月初六日丑时(约夜里一点)于圆明园天地一家春生皇十五子永琰,是为嘉庆帝。三十八年冬至节,乾隆帝密立十三岁的皇十五子永琰为皇储...

  孝仪纯皇后(1727年10月23日-1775年2月28日),魏佳氏,嘉庆帝生母,内管领、追封三等承恩公魏清泰之女。

  乾隆二十五年十月初六日丑时(约夜里一点)于圆明园天地一家春生皇十五子永琰,是为嘉庆帝。三十八年冬至节,乾隆帝密立十三岁的皇十五子永琰为皇储。三十九年四月二十七日,皇十五子永琰大婚,娶喜塔腊氏和尔经额之女为福晋。

  通过这个记载能发现孝仪皇后祖父是雍正三年十二月去世的,距离上任仅月余。这个时候孝仪皇后还未出生,可见孝仪皇后没见过自己的爷爷。孝仪皇后父亲清泰兄弟三人,不知道清泰排行第几。

  《八旗满洲氏族通谱》查通谱卷七十四,魏氏下只有一条“魏氏绶恩,正黄旗包衣管领下人,世居沈阳地方,来归年份无考。其曾孙五十一,原任内务府总管;元孙清泰,现任内务府管领;元孙清宁,现任六品官;玉保住,原任库掌。四世孙吉庆,现任笔帖式。”

  三子:乾隆二十七年壬午十一月三十日丑时生,乾隆三十年三月十七日戌时殇,年四岁。未封,随葬端慧皇太子永琏园寝。

  魏佳氏容颜秀美,很得乾隆帝的喜爱,她在乾隆十年的正月受封为嫔,此时魏佳氏仅十九岁,便位列三嫔之一(另两位为舒嫔叶赫那拉氏怡嫔柏氏),乾隆帝封其为“令嫔”,“令”字语出《诗经·大雅》中的“如圭如璋令闻令望”,在古代汉语中有美好之意。根据《鸿称通用》的记载,魏佳氏的封号“令”对应的满文为“mergen”,意为“聪明的,睿智的”。从《清实录》中的记载可以看出,晋封时魏佳氏已列众嫔之首,排在了家世与资历均比她有优势的舒嫔(后来的舒妃)之前,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极大的荣宠。

  乾隆二十七年七月初八日,皇帝出外哨鹿,同行后妃有:皇后、舒妃、颖妃、豫嫔、慎嫔、容嫔、郭常在共七位,令贵妃由于身怀六甲并没有陪同出行。档案中记载,乾隆二十七年九月十六日,这一日御驾在京郊的南石槽行宫驻跸,乾隆帝单纯把留在北京的令贵妃召至京郊行宫并单纯陪同皇帝用膳。研究宫史的书中总讲皇帝一般是一人吃饭后妃不能陪伴,虽然专家朱家溍说过被翻牌子的嫔妃会侍奉晚膳,但是例子一直没找到,专家郭成康只找到了孝贤皇后伺候乾隆用膳的例子。在这里终于找到了一则令贵妃伺候乾隆用膳的记录。此次出巡其他嫔妃用膳记录都是“聚坐”,“……等伺候”,未见嫔妃单独与皇帝相处的记录。“令贵妃伺候上晚膳”一句中并没有“等”字,说明是她跟皇帝在共度二人时光。

  可能的情况是,孝仪皇后的先祖本是明末的军户千户。后来被派往辽东与后金作战。因顶头上司毛文龙袁崇焕杀掉而被遣返山东登州,后在耿仲明带领下渡海投靠后金皇太极,孝仪皇后的高祖绶恩被任命为汉军正黄旗佐领,后来绶恩(汉名魏国贤)在南征南明残余的时候,因收留马鞍匠人,触犯逃人法而受到追究。摄政王多尔衮看在绶恩有渡海投诚的功劳免于深究,只是把绶恩的那个牛录整体编入了内务府正黄旗第一参领三管领下。

  十五皇子颙琰(即后来的嘉庆帝)曾多次写诗怀念母亲,主要收录于皇子时期《味余书室全集定本》中以及之后的《御制诗集》中:

  四子:爱新觉罗·永璘,乾隆三十一年丙戌五月十一日子时生,乾隆五十四年十二月,册封为多罗贝勒;嘉庆四年正月晋封为多罗庆郡王。嘉庆二十五年二月晋封为和硕庆亲王。嘉庆二十五年庚辰三月十三日卯时薨,年五十五。谥曰僖。子六人。

  雍乾时期,魏佳氏的家族已经是标准的内务府中等官僚家族,魏佳氏的曾祖父名叫嗣兴,任护军校,祖父名叫武世宜,初任内管领,后来升到了内务府总管的位置,到了魏佳氏祖父这一辈,其家族已经拥有一定的门第。魏佳氏的祖母和母亲在雍正元年册立皇后并册封妃嫔时,曾担任宣册宝文女官。因此,可推测魏佳氏生长于一个兼具满和汉文化的家庭。

  今年暑假以来,一部清宫古装剧《延禧攻略》正在热播。在历史年代背景上,《攻略》的人物

1
陈廷敬